追蹤
嘎瑪星雲第216號海豹惑星
關於部落格
そうさ, 僕等は

温もり忘れた生き物さ
  • 331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DD-Way+PTT BL版投票DH應援文XD

悪夢から目覚めた瞬間、貴方が側に居るように

 

 

 

「喀………………」黑色硬底皮鞋踩在寂靜的迴廊,響亮的聲音在空間中產生一圈又一圈的漣漪。空氣中彌漫著一種地下室特有的潮濕氣味。隨著胸口的起伏……呼氣、吸氣,嘴中彷彿能嘗到飄散空中的鐵離子所代表的鏽蝕與血腥。有多久,沒有看見那人的身影?每次的視訊,都下意識的挑他不在的日子……,在害怕什麼?他自己也不清楚。也許……只是也許,是怕見到後,自己會不顧一切地想要到他身邊……也許是在害怕……自己的懦弱。

這麼長的時間不見,不知道他過的好不好?是否仍如以往,強的不像話……倔的……令人心疼?

 

懷抱著複雜的心情,迪諾站在有些熟悉卻又相當陌生的拉門前。幾年來都留在義大利,未曾踏入日本的他,在彭哥列十代首領-澤田綱吉的好意下,對這個新蓋好的地下基地的結構雖稱不上瞭若指掌,卻也至少不會迷路。況且他那不知道該說是溫柔體貼還是沒神經的師弟,甚至還在給他的平面圖上特別用紅色的筆圈出了雲雀房間的所在位置。

 

深深吸一口氣,緊張地握緊雙手,直到手心感到些微的刺痛才緩緩鬆開。 『連當年獲得「跳馬」這個稱號的那天,都沒有這麼緊張呢!』看著手掌上慢慢浮現的一排半月型紅痕,站在和室門口的金髮男人有些自嘲的笑了。隔音效果不好的紙門,隱約傳出那黃色小鳥的清脆聲音……Hibari~ Hibari~ Hibari~」。閉上雙眼,迪諾彷彿可以看見當年在屋頂上的纖細身影,感受到夾帶午後陽光溫暖氣息的微風迎面吹來。

 

好不容易下定決心動手拉開的紙門,卻非常不給面子的發出猶如拒絕般的尖叫,在地下室陰暗的走廊中奔馳,讓人不禁覺得背脊發毛。「嗚哇,我說恭彌,你這門也該修修了吧?這麼發出這麼可…………」用輕鬆的語氣掩飾自己的過度緊張,迪諾邊說著邊甩掉腳上的鞋子。就在踏上榻榻米的瞬間,映入眼簾的景象讓他接下來想說的話硬生生的卡在喉嚨中,再也發不出任何聲音。

 

這個房間,其實跟他的想像差不多,是很適合那個人的和風裝潢。仿古的泥灰牆壁、和紙拉門、雕花木燈、字畫、插花、矮桌、坐墊……連穿著和服坐在矮桌邊的那個人,也如同他想像般帥氣與美麗。唯一不在他想像中的,就是將那個人抱在懷裡的黑髮男子雖然在他開門時看了一眼,卻仍把他當透明人般,慢條斯里的剝去手中葡萄紫紅色的皮,再悠哉地將半透明的果肉餵入那個人口中。

 

眼前的景象隨著那一舉一動逐漸崩壞、破碎,化為粉末散落到腳邊、到空中…...直到模糊了他的世界。迪諾幾乎可以看到自己的心中有什麼被撕裂了、孤獨的在黑暗中汨汨地流著鮮紅的血液、漸漸的死去。心碎所帶來的痛覺化為野獸在他身體裡咆嘯、哀號,同時……也在啜泣。

 

不顧一切地,迪諾衝過去抓住男人的衣領,在腦袋消化完這個景象所代表的意義之前,身體已經反射性的為自己做了回答。

 

「呦~加百羅涅家的老大,好久不見啊~」不把眼前男人所散發出肅殺的氣息當作一回事,山本 武一派輕鬆地扣住緊抓著自己領口的手腕。

 

「山本 武!你少給我打哈哈!」用力甩開牽制著自己的手,迪諾反射性的抓向腰間的鞭子,順手一甩,清亮的聲音劃過沉重的空氣,卻猶如警報般刺耳。體內啃蝕掉理智的野獸,正在叫囂著、渴求著鮮血,要自己動手殺了眼前掛著詭譎微笑的男子。

 

……哦~真要在這裡動手啊?不好吧?」嘴上雖然這樣說,山本好整以暇地抽出武士刀,進入備戰狀態,眼中閃爍的光芒讓人感到一陣惡寒。「我可不想讓這裡被血弄髒呵……

 

「你!!!!!」被僅存的理智所壓抑的憤怒與傷心,在這一刻衝破了界線。不大的房間中,黑色的鞭子快速的飛舞著,像是一片不詳的黑霧,壟罩住兩人。

 

相較於迪諾不顧一切的猛力攻擊,山本卻好似連用刀背檔一下都嫌費力般,只是面帶微笑的閃著如雨點般落下的鞭子。直到這團黑霧開始逼近冷眼旁觀的雲雀,他才伸手抓住鞭子的末端,舉起刀抵住狄諾的脖子。所有的動作在一瞬間靜止,房間安靜的像是什麼都沒有發生過。「……凡事……都該適可而止吧?」一滴鮮血緩緩的順著鋒利的刀刃流下,『噗』的一聲滴在榻榻米上。

 

原本一直靜靜地坐在旁邊不理會兩人的雲雀,起身走到山本身旁,用眼神示意他放下刀子。「你走吧……

 

「你在開玩笑對吧?恭彌你一定是因為我太久沒聯絡所以在生我的氣對吧?別這樣嘛,哈哈,這個玩笑一點都不好笑,走吧,我帶你去義大利,你一定會喜歡那裡的……」一把拉住雲雀的袖子,迪諾的眼神除了空洞還有一絲絲的狂亂以及一絲絲的悲哀。

 

「放手!」

 

「我不要…….我不要……」帶著一點點的哭腔以及一點點小孩似的任性,像在說服自己般,迪諾低低的重覆著這三個字,看著地板不停搖頭。

 

「我說放手!」被纏的不耐煩的雲雀,『啪!』地一巴掌打在迪諾的臉頰上。「……我對你來說,到底算什麼?」不顧對方難以置信的表情,雲雀臉上帶著一抹冷酷的微笑。

 

「不……我只是……我只是……」隨著力道跌坐在地板上,迪諾感到整個腦袋嗡嗡作響。手撫上熱辣辣的臉頰,順勢抹向嘴角,抹去那滲出的鮮紅血液。「……我只是……」看著眼前的人,再多的理由再多的花言巧語都說不出口,只能默默的……默默的低下頭,看著指尖那一抹刺眼的鮮紅。

 

…………你只是什麼?」毫無感情的語調伴隨著唇邊的冷笑,看著眼前的男人雲雀只覺得可笑……還需要理由嗎?有什麼理由可以解釋這一切的一切,卻又聽起來不像藉口?「你走吧……草璧,送客。」

 

「不要!恭彌,別走!聽我說……聽我說……」但不管迪諾如何呼喊,也只能看著對方頭也不回的背影漸漸消失在黑暗中…………………………

 

 

 

 

「恭彌!不要走!」猛地睜開眼睛,背上因冷汗一片濕涼。伴隨飛機上乾燥的空調所帶來的黏膩,讓人倍感不適。

 

BOSS,怎麼了嗎?」聽到迪諾的喊叫聲,羅馬力歐以及幾個部下立刻趕過來關心。

 

「沒……沒事……」嘆了一口氣,迪諾攤進頭等艙寬廣舒適的座椅。……日本……就快到了呢……

 

 

『晚間平流層的夜空繁星燦爛,我向偶爾掠過的流星許願。希望當我從惡夢驚醒的瞬間……有你陪伴在我身邊』


                                                         <<END>>

然後小主實現BOSS的夢想啦XDDDDDDD
http://blog.yam.com/chuland/article/14461567

感謝小主ˇˇˇˇ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